芹沢

真的很好聽☺️☺️☺️

慶手 - (一)

寫文新手ˊˇˋ 有需要改進的地方請多批評指教

標題還想不到希望可以幫忙想一下哈哈

可能會更很慢XDDD

第一次發文真的很緊張啦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手越祐也又鬧小情緒了。

小山慶一郎怎麼想也想不透為什麼手越這傢伙最近一直鬧脾氣,雖然沒有說出來,但他知道手越就是在鬧脾氣。

小山和手越是從小就玩在一起的竹馬,家就住在隔壁,國小國中甚至是現在正在就讀的高中都唸同一間,所以幾乎每天都膩在一起,根本就像一對情侶。

「你到底怎麼了?」小山在下課時間走到手越的座位前問。

「沒有。」手越看都不看小山一眼。

「你看起來就是有什麼心事的樣子。」平時吵吵鬧鬧的手越最近在班上居然很安靜。

「我跟你說沒事就是沒事。」

「好好好,沒事沒事,你想吃什麼我去幫你買?」小山寵著手越,班上同學早已見怪不怪。

「隨便。」手越看了小山一眼「呃…不要甜的。」 小山離開後,手越趴在桌上看著窗外,嘆了一大口氣,其實手越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對他這個樣子。


「我決定要考東京大學。」幾天前,小山跟他說高中畢業要到東京念大學,明明應該要替他感到高興的,不知道為什麼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。

「你就這樣拋棄我啊?」手越挑起眉,裝作輕浮的樣子。

「我又不是不會回來了,更何況…」小山欲言又止。

「何況什麼?」

「沒有。你大學要念哪裡?」

「嗯…不知道,可能留在這裡吧,也有可能高中畢業就好。」

「你不想唸大學嗎?」

「還好。」手越這句話表面上說得很平靜,其實心裡翻騰不已,但小山完全看不出來。

「我們可以一起去東京啊!」小山搭上手越的肩膀,開心的說「我們可以一起租房子,一起上學。」

「我才不要去東京。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沒有為什麼,就是不想去。」

「你在生氣喔,」小山捏住手越的臉頰,讓他的嘴變成鴨子的形狀「幹嘛生氣呀?」

「我沒有。」

「有,你就在生氣,跟你在一起這麼多年了你什麼情緒我都知道。」小山講得很堅定,讓手越的心漏跳了一拍。

「你在亂講什麼。」

「你怎麼能這樣不承認我們認識十四年的友情呢?」小山誇大的表情讓手越的心更亂了。

「我以為你講到其他地方去了。」手越把頭撇開,這句話講得很小聲。

「哈哈你到底在說什麼啊,你還沒告訴我你幹嘛要生氣。」看來小山是沒有聽到那句話的。

「我沒有在生氣!」手越現在的心情非常亂,已經快要到極限。

「還是你不希望我去念東京大學?」小山開玩笑地說。

「誰管你要念哪間大學。」

「快告訴我啦!」

「告訴你什麼啦!」

「你到底再生什麼氣啦~」

「跟你說我沒有在生氣你要我講幾次啦!反正你想念那裡就念哪裡,你不要跟我講啦!」手越這一句幾乎是用吼的,說完這句就走了的手越,留下了一頭霧水的小山。

「什麼東西…喂!你要去哪!」小山朝著手越離開的方向大喊,但手越已經走遠了。

「為什麼還不追上來啊?通常這種時候不是都會追上來的嗎那個笨蛋!」炸毛的手越其實在說完那句話之後馬上就後悔了,但為了為了自己的面子,還是先離開了那裡。

悶著一股氣回到班上,卻沒看見小山的身影「小山呢?」

「說是被班導找去說大學的事。」

「大學的事?」

「對啊!聽說主任要親自給他寫去東大的推薦函。」

「是嘛…」

「小山真的是很厲害啊…不過你不是跟他很好嗎?怎麼會不知道這件事?」

「誰跟他好了?」手越瞪了一眼無辜的同學,氣呼呼地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「手越今天是怎樣?」


放學了,但還是沒看到小山回教室,東西也都還放在座位沒拿,雖然心裡還是很氣但還是幫他整理好帶出教室。

「啊啊!謝謝!」不遠處的小山跑到手越面前。

「很重耶,都裝什麼啊?」

「哈哈!當然是書啊!」

「你怎麼去那麼久啊?」

「去哪裡?」

「你不是去找老師嗎?」

「喔…你知道啊。」

「你不想讓我知道喔?」

「沒有啦!我只是還沒告訴你啦~」

「喔。」

「你到底怎麼了?你這樣我很緊張欸!」

「緊張什麼?」

「就…就會很緊張啊!」

「沒事啦,真的。」

「好吧,有事要跟我說喔!不可以悶在心裡喔!」

「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溫柔啊…」手越這句沒有說出來,只有放在心裡「好啦,你怎麼像個女孩子一樣。」

「哈哈!你又講這樣,走吧,回家吧。」

「我還不想回去。」

「那你要去哪裡?」

「不知道,但還不想回家。」

「那我們去吃可麗餅!我知道哪裡有很棒的店。」

「我還是回家好了。」

「太過分啦!」


手越回到家後躺在床上認真回想今天發生的一切,越想越覺得丟臉「我到底在做什麼啊…」發完牢騷後把自己埋在枕頭裡。

拿起手機想給小山傳訊息,但手機都快被看穿一個洞了還想不到要傳什麼給他。

「叮—」手越才剛放下手機,馬上就有一則訊息傳過來。

喂喂喂!

雖然你可能會覺得很煩,但我還是想知道你到底—發生了什麼事。不要嫌我煩喔!你這樣悶悶不樂的我很擔心你耶!』傳完文字訊息還附了一個可愛的貼圖。

「什麼可愛貼圖阿,少女嗎?」手越笑了出來,傳了訊息回去。『沒有啦,就是有些事嘛。

你要跟我說阿~說出來會好點吧!我可是你的好~~~~朋友啊~

「好朋友嗎…」手越看到這句話,不知道為什麼心臟的地方像被用槌子重重的打了一下。

祐也—睡著了嗎??』這是小山傳來的最後一則訊息。

「真的以為我睡著了嗎?認識這麼久卻還不能了解我的心思,真的是笨蛋啊…」手越喃喃自語,眼眶泛紅,鼻頭也酸了起來。

另一邊的小山躺在床上眉頭深鎖,看著手機螢幕上沒發出去的信息『我一直很想跟你說,其實我對你一直都很...
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